共青团湖南大学委员会

新影院:我竭尽全力,为你不经意的一句

日期
2014-06-12 23:11:38
来源
关晓娜
作者
关晓娜
点击
15326
摘要:烈日炎炎的仲夏泛滥着毕业前的离殇,就连清爽的柠檬水也再不能让人平心静气。躁动的青春有着躁动的梦,可大多数人因为畏惧,让那个梦永远地停留在了原点,还没来得及触摸就已

  烈日炎炎的仲夏泛滥着毕业前的离殇,就连清爽的柠檬水也再不能让人平心静气。躁动的青春有着躁动的梦,可大多数人因为畏惧,让那个梦永远地停留在了原点,还没来得及触摸就已经远去。值得庆幸的是,现实中总是有着特例。他们像逆流的鱼,做着常人不敢做的事;像脱离轨道的小行星,只有自己知道自己要飞向哪里。

  一如辜朗俣,湖南大学新闻影视与传播学院新闻系的一位10级毕业生,在他大学生涯的最后一季,将用美声举办一场不插电的独唱。

 

  与辜朗俣学长的谈话是在一家小咖啡厅,让人倦怠的热意被严严实实的阻挡在门外,音乐的节奏恰如其分地衬托着小店里静谧,旁边还有不少在为考试周复习的可怜的同胞们。聊天的时候谈到他是如何发现自己的音乐天分的,学习声乐的历程又是怎样的,以及大学时期他在音乐上的发展。

  就像牛顿被树上掉下来的苹果砸痛了脑袋之后发现了万有引力定律一样,年少时贪玩又顽皮的他在学业上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正是这时他对偶然发现的两张卡门、柴可夫斯基的CD爱不释手,表现出对音乐的痴迷。后来的一段时间虽遭到家人们不痛不痒的反对,在自己的坚持下到07年时还是开始学习声乐。

  

  他在09年,也就是高二的时候独自一人来到北京求学,师从中央音乐学院声乐歌剧系的黑海涛教授。

  当我问到:“为什么想到要举办音会?”—— 一个被很多人包括他自己问了无数遍的问题时,他说:“因为在一次声乐课上我的老师曾经对我说了一句大四的时候办举办一场独唱音乐会,从那之后这个想法就攫住了我,成为我之后为音乐奋斗的所有动力。艺考时由于乐理方面的原因我没能考上中央音乐学院最后来了湖大学了新闻,这是我大一时很无法承受的事情,是湖大美丽的校园让我留在了这里,是那个梦想支撑着我四年来对音乐不丢弃不放弃。”

 

著名画家朱训德为音乐会题字

  辜朗俣学长的身上有着太多的光环:在高二时便获得湖南省三独比赛银奖,大一时在湖南大学校园十佳歌手大赛中夺冠,获第七届“国际音乐艺术大赛”湖南赛区声乐金奖,大二、大三任十佳歌手的评委,大二时任新影院文艺部部长导演新影院迎新晚会取得了巨大成功,后又担任湖南大学大学生艺术团常务副团长、歌队队长、合唱团指挥助理,策划并导演湖南大学合唱团专场音乐会、湖南大学合唱团国防科大演唱会。

  我问他面对这么多的荣誉和成就有没有觉得自己很牛,他很认真地跟我说从来没有,而且经历愈多愈发觉得自己无知。交谈中他的很多观点都让我感觉很是深邃和犀利,他说自己四年来读的书算不上多,很多见解都是从实践中感悟出来的,实践出真知,我们要永远做一个行动着的人,一味去想而不去做的人只能一事无成。

  

  此次音乐会的筹备,大至策划、宣传,小至舞美、海报,花了近一年的时间。面对如此大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如此庞大的阵容,我感到很是不易,于是随口问了下:

  “对于这场音乐会,除了完成自己的一个夙愿外,你希望对别人有什么启发?”

  他笑了笑,说:“谈不上启发,算是一种激励别人勇敢去实现心中的梦吧。为了准备音乐会我推迟了毕业答辩,工作也还没怎么确定。我的一个朋友也很不解,曾劝道:‘你站在一个十字路口徘徊,本应该向右走却选择先向左走再回过头来向右走,这样值得吗?’我不在意,因为我知道如果这次不去做的话不知道下一次有这样机会的时候会是什么时候。很多事情不是因为做不到,而是你不敢去做,导致最终它真的成了遥不可及的梦。”

  这让我想起来大冰,他说我们这一代人总是觉得在什么年龄就应该做什么事,而且要做跟别人同样的事,这无非是在寻求一种安全感,不敢打破常规、打破传统,因为那样是冒险的,可悲的是只有冒险,我们才能找到适合自己做的事而不是跟着一种既定的路线去生活。

  我的情绪从讶异转瞬间变为钦佩,有梦想的人一点也不稀奇,可以排除万难去实现梦的人才是屈指可数。联系到现实中我们一次次地对现实妥协与退让,当我们细数着面容上摧折的岁月,当我们被生活打磨地没有了理想,我们会不会也为自己感到有那么一点痛心与遗憾。

  窗外的街灯发着米黄色的光像是在失眠,天心那一轮明月温婉地投下如水的皎洁,它们成为我们窗前两支河流的分支,我们踌躇着,不知道该顺着哪个方向漂流。去吧,在那里或许他能让你看到梦想离现实的距离,永远行走着的鼓浪屿。

“朗月行”辜朗俣独唱音乐会

 地点:湖南音乐厅

 时间:2014年6月15日(周日)15:00

 

 

 顶一下
 踩一下